被搏击挑衅的中国拳击路在何方?WSB来华揭示行业全新打法

因为一场隔空的嘴炮大战,原本沉寂许久的中国拳击江湖就如同被投入巨石一样不断荡起涟漪甚至水花四溅,大有上升为中国职业拳击界和中国搏击界全面开战之势。事件起因就是,9月15日,国内顶级搏击赛事《勇士的荣耀》的招牌明星邱建良在个人的首次拳击比赛中TKO了前WBC拳王那荣-邦臣。

邱建良和《勇士的荣耀》创始人郭晨冬在赛后点评时双双点评了行业发展形势,并说出了诸如“中国自由搏击发展的速度要远远超过拳击的发展速度”等争议言论,这随即引发了诸多拳击人士的不满。在这其中,国内顶级职业拳击公司拳威四海的CEO卢小龙以及其麾下多名拳手率先发起反击。就此双方唇枪舌剑吵得不亦乐乎,并迅速发展到了双方各自的知名拳手互相约战的地步。一时间,引得舆论纷纷,煞是热闹。一切看起来,一场中国版的跨界大战有望随时上演。

众所周知,2017年,不败拳王梅威瑟与UFC的招牌拳手”嘴炮“麦格雷戈上演的那场跨界大战曾创下6亿美金的天价收入并成为传世经典。所以,如果“赔钱都赚不到吆喝”的中国搏击和中国拳击能够借助此番论战上演中国版跨界大战并最终闹出一番声响,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对于格斗赛事而言,赛前对阵双方隔空论战本就是吸引外界关注度、提升赛事商业价值的常见方式。君不见,跨界大战前,梅威瑟和麦格雷戈甚至专门在北美各大城市巡回召开发布会大打嘴炮,而梅威瑟和帕奎奥瓜分4亿美金的那场世纪大战能够成行,也是源于双方在那之前足足隔空互喷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所以,如今郭晨冬和卢小龙两位掌门的连环论战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虽然论战这种方式存在即合理,但对于很多旁观者尤其是拳击粉丝而言,郭晨冬的争议言论却着实让人感到被冒犯甚至怒火中烧。像笔者一样,目前中国有很多70、80后男性都曾因为上世纪90年代的泰森等超级拳王而成为拳击粉丝,并且在惯常意识中,历史悠久、巨星辈出的拳击才是搏击格斗领域的正统象征,而诞生较晚、野蛮生长、至今没有形成国际权威组织的自由搏击根本不配与拳击相提并论。

对于很多泛体育迷而言,他们总是把拳击、自由搏击和综合格斗(MMA)这三项运动混为一谈,但事实上,这是三种大不相同的运动。并且,从三项运动在整个国际层面的发展现状和商业化程度来看,三个行业之间存在着一条很明显的鄙视链:拳击>MMA>搏击。如前文所言,无论是历史长度、商业化程度、巨星影响力,拳击在三者中都稳居第一。而MMA虽然在三者中诞生最晚,但因为有一个商业化程度非常高的职业赛事UFC撑场面,所以MMA运动在国际层面的影响力也在飞速上升。在三者中,只有搏击最尴尬,在国际层面没什么权威组织,在选手方面主要是东亚人和东欧人在玩,赛事虽多但却没有谁的影响力能够比肩UFC。

不夸张地说,在欧美地区,自由搏击和MMA两者加在一起的影响力也远不及拳击,拳击人很多时候压根不愿与自由搏击、MMA相提并论。即使是梅威瑟跨界大战TKO了麦格雷戈,但当时很多拳击名宿都认为梅威瑟出战跨界大战是在自降身份,拉低了整个拳击的地位,让MMA和UFC趁机提升了全球知名度。

但上述这条鄙视链只存在国际层面,在中国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若单论最近几年的生存现状和发展态势,备受资本青睐、扩张速度奇快的中国搏击,确实比没有出现实质性突破的中国职业拳击要好一些,而诸如一龙、方便、邱建良这些搏击明星更是赚得盆钵届满。除了邹市明能稳压他们一头外,其余拳手还真未必有邱建良们的商业收入丰厚。

在意识到这些残酷现状后,郭晨冬们的那句“中国职业拳击发展速度不如搏击快”虽然刺耳但也是实情,而“平治S”和“一套西服”的对比虽然略显庸俗但也确实让人羞愤气短。至于最让人不爽的“不要跟着世界四大拳击组织后面跑”、“我们在中国把最好的菜种好了,送到别人的餐桌上让别人去卖,这样中国拳击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仔细想想,也确实揭示出目前中国职业拳击在世界拳击组织中高层无人、缺乏足够话语权的深层隐患。

为什么职业拳击在国外能疯狂吸金,动辄一场比赛就价值数亿美金,而在国内却难以形成巨大影响力,甚至还要被“小兄弟”搏击踩乎一番?原因当然有很多,在笔者看来,这其中有两点中国的特殊国情:

第一、拳击文化底蕴匮乏。拳击是舶来品,俗称“西洋拳”,本就缺乏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结果在1958-1986年期间还被明令禁止,这更是让拳击运动在中国的推广难上加难。而反观被拳击人看不上的自由搏击,反倒与中国武术中的散打颇为相通,所以搏击在中国反而更受追捧。从2000年的《散打王》开始,中国搏击商业化日趋火热,曾经一度,中国同时出现六十多个搏击赛事,《武林风》、《昆仑决》、《勇士的荣耀》等顶级赛事不仅引领群雄逐鹿,而且深受资本追捧。

第二、奥运拳击处于垄断位置。众所周知,在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竞技体育最看重的就是奥运金牌,为此国家体委在1995年还专门制订了《奥运争光计划纲要》。偏生的,拳击这一运动却因为规则的历史演变而被分为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两者规则泾渭分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水火不容。而中国自从1986年恢复拳击运动后,国家层面全力发展的其实是奥运拳击,诸如邹市明这样的好苗子往往都培养成了奥运体系的拳击选手,而职业拳击要么需耐心等着接盘那些濒临退役的体制内拳手,要么只能寄希望于从天赋一般的草根选手中培养出熊朝忠这样不世出的拳手。客观而言,这两种选材渠道的成功概率其实都不大。

正是基于这两点中国特殊国情,所以中国职业拳击的发展一直都不顺利。这些年下来,虽然出现了邹市明、熊朝忠两大男子世界拳王,而四大职业拳击组织也纷纷在中国设立区域组织,但客观而言,这些努力并没有真正点燃中国市场对于职业拳击的热情。并且,如今随着邹市明、熊朝忠濒临退役,中国职业拳击一片萧杀,很多投资人也紧缩银根,过去一年到头比赛不断的热闹局面一去不复返,比赛能少办一场就少赔一场。要知道,就在短短三四年前,中国拳击比赛尚且应接不暇,一经对比,如今的冷清场面让人忍不住想大哭一场。

眼下虽然万物萧杀,亦有寒梅凌寒独放。在很多中国拳击公司紧缩银根、举办比赛场次明显变少之际,博盟体育(BMA China)这个成立于2014年的拳击新锐公司却仍在稳步前进,在很多拳击公司“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大环境中,颇有后来居上的意思。近日,博盟体育宣布将国际拳联旗下的顶级赛事世界拳击联赛WSB全球总决赛引入中国,并将于9月26日、9月28日在厦门同安新城和泉州晋江连战两场。在当前整个中国拳击都日益冰冷的大氛围中,WSB总决赛这一国际顶级盛事空降中国,无疑让人倍感振奋。

众所周知,WSB(World Series of Boxing)由国际拳联于2010年创办,是目前国际范围内水平最高的职业团体赛事,也是国际A类赛事,更是奥运会和世锦赛重要资格赛。该赛事旨在推进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的逐步融合,是当前世界上目前唯一既可保留拳手的奥运参赛资格又可参加职业比赛的赛事。

WSB采用职业规则(打法)和国家队团体赛的方式,不仅让奥运拳手有机会打职业比赛赢取丰厚奖金,而且更重要的是,WSB比赛都与奥运会资格挂钩。参加2019赛季和2020赛季比赛的国家队运动员可进入2019年世界男子拳击锦标赛参赛资格,并获得国际奥委会认可,而各重量级别的冠军更是将获得直接进入奥运会拳击比赛资格。WSB同时能够让选手兼顾职业化和奥运参赛资格的属性,尤其是适合中国这类的奥运至上国家。

博盟体育在WSB总决赛的商务开发层面也亮点颇多,大唐地产成为WSB总决赛全球赞助合作伙伴、中国民生银行厦门分行则成为赛事唯一金融服务商。能够成功运作WSB总决赛这样的顶级赛事空降中国,这不仅体现出了博盟体育的强大实力。而且在和国内很多拳击公司对比时,博盟体育的打法也显得独树一帜。

事实上,博盟体育从成立之初就选择一条很多人看不懂并且至今也不敢说懂的道路。当初,很多中国拳击公司都在纷纷寻求获得四大职业拳击组织的中国区域组织运营权时,博盟体育却另辟蹊径,选择成为国际拳联中国地区(大陆、香港、澳门)的独家商务运营公司。在大多数人都认为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融合是伪命题之时,他们却义无反顾地开始不断收集、整合奥运拳击体系的拳击资源,并逐步在中国探索两种拳击模式的融合之道。

一路走来,如今博盟体育不仅已经发展成为以开发国际化高品质资源为宗旨的世界级体育产业公司,同时拥有国际拳联全部赛事及商业资源运营、推广、授权权利,而且整体生存发展态势已经超过了中国很多老牌拳击公司。

博盟体育是如何一步步稳占稳扎发展到今天的国际拳击顶级资源大满贯呢?不妨一起去梳理一下过去四年博盟体育在拳击领域的一些里程碑事件,进而供整个拳击行业以资借鉴:

推动APB登陆中国:2014年10月22日,国际拳联旗下的APB职业拳击赛成功登陆中国。博盟体育独家运营并见证了中国拳手吕斌和张家玮问鼎拳王,收获金腰带,同时也成为率先获得直通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两位拳手。

打造贵阳国际拳击季:2015年5月12日,博盟体育与贵州省体育局、贵阳市人民政府签署了《贵阳国际拳击季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开启了贵阳拳击季,包括APB职业拳击赛、亚洲拳击高峰论坛、中国拳击公开赛等系列赛事活动,掀起了中国拳击发展的又一浪潮。

助力全国拳击锦标赛:2015年底,博盟体育与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拳击协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携手推动中国拳击发展。2016年全国男子拳击锦标赛暨中国拳王争霸赛横跨全国六地进行了数百场赛事;2017年,博盟体育继续参与全国锦标赛,见证全国冠军的诞生。

运营中国拳击公开赛:中国拳击公开赛(China Open of Boxing,简称COB )是国际拳联三星级赛事。从2016年开始,博盟体育连续参与主办了2016年和2017年中国拳击公开赛,通过邀请世界拳击强国的顶级拳手来华参赛,为中国拳击健儿搭建切磋技艺、交流学习、增进了解和友谊的平台,中国拳手也在与国外高水平对手同台竞技中得到了长足进步与提高。

创建中国拳王赛品牌:2016年10月底,精心筹备的首届中国拳王赛正式在广东中山开打,作为国内最顶级、最权威、最专业的职业拳击赛事,吸引了包括参加里约奥运会的全部8名拳手以及全国锦标赛12名冠亚军在内的20名顶尖拳手,决出了10个级别的种子拳王。2017年,中国拳王赛全面升级,签约60余名体制内外、国内外拳击精英参赛,并将首次颁发代表中国拳击最高荣誉的中国拳王金腰带。

推动中拳体育成立:中拳体育有限公司是在国家体育总局推动体育项目改革发展和中国拳击运动快速走向社会化、职业化、市场化的背景下,由上海博盟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主导发起成立。自创立以来,中拳公司即定位为中国奥运拳击职业化的探索者、拓荒者和开创者,并将努力扮演拳击领域的“中超公司”“CBA公司”的角色。同时,致力于通过与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拳击协会的深入合作,逐步引导建立中国职业拳击市场的秩序和规范,稳步、高效地推动中国拳击职业化和协会实体化改革进程,努力使拳击项目走在中国体育职业化改革、产业化发展道路的前列。

签约国内高水平拳手:随着中拳体育的成立,中国拳王赛品牌的打造,博盟体育将发掘、培养、包装国内明星拳手和潜力新星,打造世界级的拳坛巨星;在保障、提升运动员竞技水平和运动成绩的同时,通过专业化运作与包装手段,为国内明星拳手提供更多的商业机遇,放大其明星价值,实现国家荣誉与个人价值的双丰收。

打造专业拳击俱乐部:2017年,打造了国内第一家奥运体系下的职业拳击俱乐部:贵州迪创曼巴拳击俱乐部,利用自身资源优势,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拳手,参加国内外高水平拳击赛事。同时增加国内运动员及教练员国内外交流、合作与参赛的平台和机会,也将打造专业拳击俱乐部文化,向全国范围内推广延伸。

运营WSB世界拳击联赛:从2017年开始,参与运营国际拳联旗下的WSB世界拳击联赛,主要负责赛事承办、转播信号制作以及赛事宣传推广事宜。同时为中国龙队保驾护航,从多方面为他们提供参赛便利,让他们能够为国争光。2018年9月,博盟体育更是成功促成WSB总决赛空降中国,厦门市体育局副局长吴明显在新闻发布会上致辞中盛赞:WSB总决赛是厦门近年来举办规格最高、竞技水平最强的一场拳击比赛。

客观而言,四年前博盟体育进入拳击领域之际,恰逢群雄逐鹿、中国拳击日益升温。彼时的博盟体育虽然携国际拳联旗下的顶级资源进入,但在信奉职业拳击才是中国拳击唯一出路的大环境中,博盟体育的打法从一开始并不被看好。但如今四年匆匆而逝,浪花淘尽英雄,博盟体育稳扎稳打,不仅没有退出拳击领域,反而正在成为行业的中坚力量,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在复盘博盟体育一路走来的具体战术的同时,在羡慕博盟体育的资源和财力丰厚之余,还必须承认博盟体育从一开始选择的战略更符合中国拳击的特殊国情。或许在美国,职业拳击能随意轻松碾压奥运拳击,但在中国,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却必须想办法彼此融合,唯有如此,方可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从这一层面,如今掌握了国际拳联全部赛事及商业资源运营、推广、授权权利的博盟体育,已经占据了探索未来中国拳击主流发展模式的先机。此番,面对中国搏击人的“逆耳忠告”,中国拳击同仁在羞愤之余理应自强不息,摒弃门户之见,精诚团结,全力推进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的融合。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